同是通信命苦人——悼谭卓学长

身为一个通信工程走出来的人,大家都知道做这行的辛酸。有诗为证:

嫁汉不嫁通信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

我是一个通信郎,背井离乡在外闯,白天累得腿发软,晚上仍为资料忙;

铁鞋踏破路还长,笔记本包肩上扛,晴天烈日照身上,雨天泥地印两行;

思乡痛苦心里藏,四海漂泊习为常,长年累月在外奔,不能回家陪爹娘,

终身大事无心管,亲戚朋友催喜糖,心中有苦说不出,回答只能笑来搪;

工资一点泪成行,怎能买起商品房,压力大得气难喘,前途在哪路迷茫;

恋人分别各一方,妹盼大哥早还乡,相思之苦妹难咽,距离拉得爱情黄;

好女不嫁通信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家中琐事无暇想,内心愧对爹和娘,

朦胧月色撒地上,兄弟把酒聚一堂,后悔走上这条路,同舟共济把帆扬。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

容颜未老,心已苍桑;

成就难有,郁闷经常;

比骡子累,比蚂蚁忙!

就在前天傍晚,一位同是通信工程出身的浙大学长,在拿着《南京!南京!》电影票前往影院的路上,被一辆飙车中的三菱EVO 9代跑车撞飞,空中翻转20多米后,坠地,命丧当场!

以下是昨晚部分杭州市民及浙大学子,在事发地哀悼的现场图片:

这位学长叫谭卓,84年出生,浙大通信工程本科毕业,比我长两届。去世前在杭州一家通信企业工作。与女友相恋8年,正打算结婚。

通信人,去了通信企业,爱情长跑8年终于要到终点。相信熟悉我的朋友,读到这里,应该知道为何我对这个生命的逝去感到如此悲伤了。

看了当地电视台采访谭卓同事时,那位男同事带着哭腔说出的话:

“我们都还年轻,怎么能因为别人的一个爱好,一次激动,一把刺激,而就把命给夺走了呢?叫他的父母怎么办?”

在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我们这样的个体的确显得渺小。但即若蚂蚁这样微小的生命,也有自己生存的权利啊,岂容强权金钱随意剥夺。

事故发生后,肇事者胡斌始终不敢面对媒体的采访,躲在了自己母亲(据传是杭州政协委员)的身后。与肇事者一同赛车的人,三五成群地站在离谭卓尸体不远的地方,谈笑风生。仿佛那头躺着的是另一个与他们无关世界的人。

胡斌的母亲赶到现场后,没有关切一下死者,没有积极联系死者家属,在带着遗憾责备了几句孩子后,开始掏出手机四处联络,疏通各种关系。整个电话时间,持续了45分钟左右,谭卓就一直躺在那,接受着杭州市民爱怜的目光。一头是悲切,一头是戏谑;一边是愤怒,一边是慌张;一辆横摆着的EVO 9代,隔开了两个世界,分出了“他们”和“我们”。

胡斌母亲45分钟的电话应该是起了作用。第二天的交警通报会上,负责的交警同志表示当时EVO跑车的时速为70km/h。当场就有谭卓的同事质疑这个数据的来源,交警表示,这是肇事者同行的朋友提供的数据。对这样一个说法,我只想表示:哈哈哈哈哈!现场那么多群众提供的数据你不采信,肇事方给你个数据,你立马就接受了。这其中、这背后,隐藏着什么,展示着什么,相信已不用再明说。

那么,为什么是70km/h?因为事发路段的时速限制是50km/h。我才拿了驾照,对交规还算有点印象。超速50%以上和以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处罚,所以,各位,明白70km/h这个巧合的数据来源了吧。

当然,更为离奇的是,该车在去年12月曾因超速被罚,那段公路限速120km/h,胡斌居然开到了210km/h!

浙江交警网站截图
31

不知杭州和重庆的交规是否一样,超速50%以上不是要处以“吊销驾照”的惩罚么?他是通过什么途径,避开了这个惩罚呢?我们不从而知,但我们又都有所知。但在此惨剧面前,我们还是不得不问一下杭州交管部门:如果去年12月你们吊销了胡斌的驾照,今日的惨剧还会上演么

并且这辆车闯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超速210km/h之前的6天,12月1日,胡斌还驾驶该车在一家超市门口的公交站台前玩起了漂移。相关新闻报道可以看这里,新闻标题就现在看来很是讽刺:"嚣张"改装车市区耍漂移 交警称发现一辆抓一辆 http://news.163.com/09/0508/17/58QEPRL000011229.html

悲哀的还不止交警部门的沦陷。在昨日各地媒体大规模跟进之后,肇事方或者当地行政部门显然慌了神,立马给杭州本地各个平面及电视媒体下了封口令,杭州本地的BBS也基本全体沦陷,不能进行相关的讨论。由此一点,我们就可以推量出,为何杭州那么着急要搞网络实名制。实了名,看你们这些屁民谁还敢讨论我不想你们讨论的东西。

另外,在此段后插播一条新闻,当然,你也可以当冷笑话来看:中国反击美报告称中国等64国新闻不自¥@由

但杭州行政部门及肇事者家属方面,显然错误估计了当前的网络形势。你封得了杭州,封得了全国么?就算你封得了全国的BBS,还有众多Blogger你一一收买得来么?

我们不是想用愤怒的民意来害死你家孩子,我们只是渴望真相,渴望依法治国。这算是一个很大的梦想么?我不知道。所以我写了这篇文字,以此来纪念一位逝去的通信人,以此来纪念一个有法依没处使的国度。

最后,望各位通信人都能去这个纪念谭卓的网站,表达一下自己的哀思:www.70yard.com

如果想了解更多有关此事件的信息,请访问:www.70km.org

同是通信命苦人——悼谭卓学长》有2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