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开始怀念(三)

大学里曾发生过一件事,至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真相。也算是年少无知,傻逼兮兮吧。

2007年的10月末,那个早上醒得特别早,寝室其 他哥们还睡着,没法打开电脑玩。于是想着偶尔晨跑一下也不错,便更衣走出了寝室。一到宿舍楼门口才发现囧了,太早了,连宿舍大门都没开。万般无奈之下,于 16栋一楼和二楼间来回逛了几圈,发现二楼的窗子貌似可以翻出去跳到外面的地面。

想着年少时自己也没少在各种地方折腾过,翻墙爬山什么的,还是挺有经验,借着这点胆子,在一片寂静的校园清晨中翻出了二楼楼梯间的窗户。

翻出去后,低头往下看,估计有3米多一点的高度,要在小时候也真不算什么难度太大的事。纵身一跳,糟了,地面的水泥地居然不是平的,有一个凸起。右脚顿时崴了。

一向对自己身体过分自信,居然拖着这只脚晨跑了一阵子,等到宿舍门开了才回寝室。

当天下午,脚就肿了,去校外诊所包了点药,几天后,肿消了下去,但走路仍然痛。不好意思给别人说是因为跳窗的缘故,只好说是晨跑时不小心崴了脚。

11月初,北京,中文网志年会,我带着这支伤腿踏上了旅途。

刚到北京,这条腿痛得我钻心,走一步就痛一步,而当时寄居的朋友家在回龙观,每天都要去西直门进行13号线和2号线的换乘。13号线换2号线啊!世界十大反人类罪行之一啊!而且07年11月那时正在改造,比现在的路线更长啊!

忍着痛夹杂在人流里从13号线里爬出来,然后在人行道上如动物一般被圈在两排围栏中间缓慢移动,再次向下进入2号线站台,这期间可以把我人都痛恍惚了。可奇迹就在第三天早上出现了。

从13号线的台阶爬出来,看着身边滚滚的人流,望着遥远的2号线入口,又开始一步步向前移动了。脚踝越来越痛,越来越痛,就在那种疼痛达到一个极限之时,只觉得整个人如虚脱般倒在地。

几秒钟后,清醒过来,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前行。但脚踝,居然,不痛了!试着用力踩了几步,居然真的不痛,一点都不痛。甚至到了现在,都还记得那时从痛苦中解脱后的轻松感。

也就是从那次事后,我开始相信疼痛是一种神奇的存在,人与病痛的关系并不是生理学能够简单解释的。以至于后来读一些现代医学理论的书时,都觉得感同身受,能够理解到对于病痛中的人来说,‘痛’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事物或者状态。

痛到极致之后,解脱,你会觉得这种平淡很爽。但其实我们每天都在经历这种平淡,何奇之有呢?

于是慢慢体会到如何自我调节,调节对环境的感悟,调节每次遇到困境时的心态。珍惜日常的平淡,用心去体验这份平淡。

(摄于07年北京某地铁站)

从现在开始怀念(三)》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