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记录

继续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

但今年确实又有点不一样,毕竟,再也不能在报年龄时习惯的以二打头了。三十,这个而立之年,来得如此突然和不真实,仿佛自己并没有真正度过这十年,我还是那个二十岁的我。

二十岁与三十岁有什么区别?现在回头去看 06 年写的那些文字,也很难回答好这个问题。

06 年 11 月写了篇怀念 MGS2 的文章,把结尾时 Snake 对雷电的交待翻译了一下:

生命并不只是通过基因来传递。

除了DNA之外,我们还能留下更多。

演讲,音乐,文学,电影……

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

愤怒、欢乐与忧愁……

这些就是我将要传递下去的东西。

这也是我生存的信念。
我们需要将火炬传递下去,

让孩子们能借着这光芒去阅读我们那杂乱不堪且悲伤的历史。

在这个魔法般的数字时代,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做到以上这点。

或许有一天,人类会灭亡。

一种新的种族会统治这个星球。

地球也不一定永恒。

但是我们仍然有责任去留下生命的痕迹

创建未来与保护过去是同一件,也是同样的事。

十年过去了,前两个月刚把 MGSV 通关。制作人小岛秀夫结束了在 KONAMI 的生涯,出来做了独立工作室,对于我们这群追随小岛的玩家来说,MGS 这个系列也就算终结了。

很难相信,一个游戏角色会陪伴自己走过十几年的时光。对冷战、未来战争形态、社会学、枪械的喜爱和探究,基本都是被这个系列培养出来的。在那个《自私的基因》还没成为畅销书的日子里,是小岛带领着玩家打开了这扇神奇的门。

人,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由其所接受的信息及信息处理方式所定义的。因着 MGS 这个点,扩散出去的知识结构和情感认同,多多少少构成了这十年来自己的一部分。

MGSV 的结局对于老玩家来说,是有遗憾的。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么多年过去,小岛将 Snake 交还给了我们,Snake 不再只是那个服从制作人安排从电梯中走出来的角色,Snake 成为了我们自己。也许这是小岛离开 KONAMI 前给玩家们最好的祝福了。

仓木麻衣是我第一个也是跟随最久的日本歌手,从 02 年开始到现在也算是有 14 年了。

06 年是我第一次购买麻衣日版 CD 的年份,究其原因来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独立的收入,可以不用给父母申报买点自己钟意事物的时刻。

第一次拿到从日本寄过来的 EMS,满心激动的拆开包装,这种幸福感是 MP3 这样的数字文件没法给予的。从那以后的单曲、专辑、演唱会 DVD,基本一张没落下。

今年 9 月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听了麻衣的现场。向来拒绝黄牛的我,第一次花高价买了第一排,结尾时和麻衣对了一句话,圆了十几年的梦。

和大多数歌迷一样,第一次听麻衣都是从柯南开始的。这十几年来,她的专辑是越发越少,但那些歌声仍然陪伴着我持续的 ACG ( Animation、Comic、Game )生涯。

  • 十年前《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首播。而就在昨天,听闻鲁鲁修主线剧情又要开始制作了,我等马夫党老泪纵横。
  • 十年前《凉宫春日的忧郁》首播。然后我们看着平野绫起起伏伏,现在已经没了声响。但她作为凉宫留下的那几首歌曲,却是我手机上的固定曲目。
  • 十年前《Fate/stay night》首播。为我这样不玩 Gal Game 的人打开了型月这个绚烂的世界,《空之境界》的美丽,没法用言语述说。十年后,我们也刚看完 UBW,等着明年的 Heaven’s Feel 线。
  • 十年前《穿越时空的少女》上映。就着轻科幻的背景,细田守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略带感伤的清新故事。十年后,从《云之彼端,约定之地》开始关注的新海诚,最新作《你的名字。》在大陆公映,「活久见」,是宅圈对在大屏幕上看到新海诚作品的一致感受。

06 年我开始正经写 blog,因着这个,认识了一票人:

  • blog 初期方向是编译美国科技界的新闻,后来也因此,加入了 cnBeta.com 。cnBeta 作为一个松散的组织,从几个人到现在十几个人,除了站长 ug 全职,其他人都是兼职参与。

    十年间,随着大家学业、事业、家庭的变化,很多朋友退出了实际运营工作,但大家仍然在一个群里聊着。

    我和 ug 在最近这几年也分赴重庆、浙江参加了彼此的婚礼。可以说这个群里的很多人,彼此的熟悉程度和信任关系不输我在现实中的人脉。

  • 我后来在豌豆荚的老板,Junyu。印象中 08 年 WordCamp 结束后,在王兴(那时还在做海内网)组的饭局上,我和 Junyu、LEMONed 把三台 Canon 350D、400D、450D 排布在一起研究彼此区别。

    今年 Junyu 新房装修好后的暖房趴上,貌似讨论数码设备的话题也不见减少。一堆 Geek 相遇,哎。

  • 平凡的患难之交,LEMONed。有一段时间打开 Gtalk 就完全是为了和 LEMONed 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09 年春夏之交发生的那些事,让我更加珍惜这位朋友。

    今天凌晨也是他的一条微信,让最近内心迷茫低落的自己意识到三十岁已经摆在眼前了,重新去整理这十年到底在追逐什么,渴望到哪去。

最重要的是因为认识这些人,使得我最终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赶上这个行业高速成长的时期,让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得到了很多其他行业艳羡的红利。

成长快的行业有个优势,聪明的人,聪明的钱,会不断聚集于此。

在这样的环境里,你能不断认识优秀的人,见识到更多更丰富的人生可能性。这段路上的每一个朋友,都是让你向着这些可能性走下去的勇气来源。

回头看这十年,那些在十年前开始的事物,十年后仍然延续在当下。

我没有变成一个和十年前完全不同的我。那个时候的我,加上这十年的经历,叠加,成为了如今的我。

下一个十年,会有哪些好玩的东西诞生,会有哪些记忆留下,变成生命中的一部分呢?

我此刻的心情,如同《冰菓》女主角的经典台词般:

「我很好奇!」

我相信生命的多彩

今晚参加果合网和TechNode合办的鸡尾酒Party,席间碰到两个香港同行,第一眼就觉得眼熟,但想不起有什么交际。

转上几圈后,凑在一起聊天换名片,看到名片上公司地址的那一刻终于想起这二人去年11月时曾跟着我一个在深圳创业的朋友,一起来深圳腾讯大厦参观,和他们聊了一下午。

在那时那地的我,能想到一年后,我们会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场合,以这种形式重逢么?

生活的各种可能性,让我感觉活得很充实,很有期待。我信仰这种多彩,信仰这种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