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原创

[长篇]我的荣光与梦想

一年前,还在学校。为了让自己度过那段找工作的岁月,开始书写大学四年的回忆录。

没有想到一写就是一年,到今天才算完稿。总共11万余字,222页。对于懒散如我这样的人来说,实属不易。

当然,这个文本不具有广泛意义上的阅读性,比较私人,比较小圈子。但如果你实在闲得无聊,愿意看看这个22岁还算靠谱的青年是如何度过大学这四年的,那么请点击这个链接下载阅读:

点击下载《我的荣光与梦想》PDF版本

欢迎阅后回到本页面留言,让我听听你的想法和感受。

作为文青的日子(一)

今天准备开始写一个新的系列post,起因是前几天收拾书架,翻出了高中时期的几个本子。上面记载了很多那时写的一些烂尾小说或者剧本,看着这些熟悉的文字,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笔法。原来人生就是这么一点点老去的,书写的意义也在于此,仅仅记录一段时光而已。

今天给大家献上的是一篇未命名的烂尾小说,貌似写作起因是因为本市一重点高中有女生跳楼,但校方极力封锁消息。当年作为伪愤和文青的我当然不屑于这样的行为,于是作出此小说,无奈耐力不佳,开始不久就烂尾了。其实文中的T.F.H组织做的事和现在当红的Gossip Girl很类似,我真是有远见啊。(偷笑)

正文开始:

第一节

前面的路被阻断了,远远地似乎有几辆暗红的消防车停在那。公交里很挤,H却凭着多年的经验占到了一个位子。此时,H正悠懒地缩在椅子里,望着窗外,我是说或许,至少H的视线射向那个方向。

“报应!”H突然激动起来,随即又缩回了座位,继续望着车外。

为何会说报应?H想到。他不是宿命论者,自然也不相信”报应”这一类东西,可此时此地,这个词却一直占据着思维的大部分。H想,说出来就轻松了。

车向前耸进了一下,H的视线开始随着车下流动的人群移动。大都是不愿再等的人吧,H自语道。

不过,消防车?H意识到这点后,开始抬头去寻找四周天空中应存在的黑云。可惜没有收获。H是喜欢黑云的,因为大多云都或白或灰,可天的另一边本就是无边的黑。所以H固执地认为黑云才是天空最真实的一面,但并未对人提起过。

这时窗外经过一个着白衬衫的女子,”报应”二字不知为何又再次袭击了H那脆弱的神经。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这种阴雨绵绵的鬼天气也能失火?靠!”H在心里怒骂着,眼皮洗刷角膜的速度也不断加快。H用手捂着口,似乎在躲避这恼人的空气。可这气息从四面八方袭来,弄得他措手不敌,最后也只好将头重新转向了窗外。此时车已前进了一段距离了。

H突然想到两年前,一些破碎的符号迅速飘过了他眼前,可他却什么也捕捉不到。果然模糊了呢,他对自己说。但随后又拿出手机,看了看背景上的照片,然后苦笑着将手机塞回了袋里。

H也并不知是责任驱使着回忆,又或是回忆催生了责任。总之,他现在依赖于此责任,这几乎就是H生命的全部。但生命不等于生活,H很早便明白了这点,责任因此很顺利地掩藏在了他冷淡的外表下。

火灾发生在路的另一边,消防水闸却在这边,消防队员不得不将水管横拖过马路来取水。水管显然承受不了汽车的重量,因此在水管上架了两个三角缓冲带让车从上面通过。不过那两个三角的宽度刚及车轮般宽,所以司机不得不瞄准了后慢慢开过去。现在,轮到H他们的车了。

汽车爬上了缓冲带,H的视线随之升高,而后又随之下降,再而后汽车在空阔的马路上疾驰而去。这一切完成得如此迅速,H还没摆脱刚才等待带来的焦躁就迎来了速度的快感。

这两年来,H已经很久未感受过自然给人带来的纯粹快感了。他每日的生活都在斗争中度过,心里只有仇恨与嘲弄。若不是组织行动带来的集体感,他恐怕早已堕落在怨恨的深渊中了。

后面的车还等着一辆辆通过,H已静静地在车上睡了过去。黑云点点地开始聚集于天空,H却沉睡着,直至被其中的雨滴打醒。

第二节

《C市生活周刊》VOL.79

专栏:城市故事

The Fact of Heaven–天堂的真相。这个于一年前成立的地下组织,现在已经是众人皆知了。在C市学生圈子里,T.F.H更是最好的课后谈资。究竟这个仅仅才成立不到一年的组织是如何取得如此声誉的呢?

前日本报记者终于联系上了T.F.H的一位高层人员–reaper(以下简称r),并于当日晚对其进行了采访(因为保密的关系,r不愿意露面,只能以在线聊天的方式进行交流)。

记:请问reaper你在T.F.H担任什么职位?

r:我们并没有’职位’这种说法。在T.F.H,没有领导,全员民主决定行动方案。我只是负责技术方面的问题而已。

记:那你并没有实际参加行动?

r: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但在我们的行动中,突破信息封锁本来就是行动的一部分,所以我还算是参加了的吧。

记:最初是怎么想到加入T.F.H的?再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学生吗?

r:加入?呵,T.F.H就是我、H、核桃、hiko创建的。至于创建的理由,大家都不相同吧,而且这涉及了我们的身份,所以不能透露太多。唯一可以告诉你的,我们都是学生。

记:全是?可这一年来据我们的观察,由T.F.H组织的大型活动不下五起吧。而这些活动,按照我的计算投入资金应该不会少于每次2万吧。作为学生,你们能维持这样的资金来源?或者你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什么的,呵呵。

r:汗……当然不是,我们都是平民啦。只是有一点赚钱的手段罢了。
记:恩……作为记者,我很想知道你们所披露的所谓’真相’如何保持真实呢?你们获取信息的渠道?

r:对于这点我们也是百口难辨啊。每次发了报道出去,那所学校就会马上否认掉并攻击T.F.H胡扯、别有用心。其实我们有什么理由去与他们胡闹?大家都是为了信念走到一起来的,也不受任何利益驱使。且每次做出的报告也是十分翔实的。很多人都不知道T.F.H的兄弟为了取得这些证据冒了多大的风险,就为了让我们的报道更真实,不让别人以为我们瞎起哄。那些否认掉自己罪过的学校,又有谁拿出了证据来了呢?T.F.H的发展方向是理性、公正的报道事件,所以我们绝不会为泄一时之愤而恶意攻击某学校的。那些不想被我们点名的学校,就好好管管自己吧。对不起,一提这个话题就激动起来了,说了这么多。

记:呵,没什么。还以为你生气不发过来了。按你说来,你们并不针对哪所学校了?可似乎市内某中学经常被点名啊。

r:你指的是锦绣中学吧?确实它曾4次上榜,但并非是我们针对他。怎么说呢,给你透露一点吧,其实是因为我们在该中学的成员比较多,容易开展调查。

记:那你们考虑过被发现的危险吗?

r:这个当然是首先顾及的,安全第一。我们有自己的保密措施,很遗憾不能告诉你更多。但经过一年的检验,似乎也没出什么乱子吧?

记:也是这样呢。那能不能请你谈谈H的事,几次行动都是他组织的吧?

r:嗯……H是很积极的啦,不过我们的精神领袖可是hiko啊,呵呵。对不起,突然有事,先走了,88.

reaper因此突然下线,本次采访也只能告一段落。

(到这里就烂尾了……各位读者,对不起了。接下来发的几篇烂尾文基本也是这样,请做好心理准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