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大学

从现在开始怀念(一)

记得这位老师的名字应该是程芳(音)。
时间应该是大三或大四中的某个时间点,我这个不上进的‘无党派人士’被拉去参加学院的民主生活会。理由很简单,我党的要求是三三制,这意味着会议人员构成得是党员、民主党派人士、无党派人士。我这个学生会少有的非党员干部,在这种时候理所当然得充当壮丁了。
这种类型的会议,本来并没有什么太有趣的地方,偶尔的亮点是当时的陈校长回答通信学院的几个问题,让现场气氛很活跃,毕竟是我们通信的主场。
后来,会议进展到了‘自我批评’的环节,这让我这个党外人士很是好奇。毕竟这种要求成员爱揭自己短的政党,还真没几个。
当然,不用对这个环节存太多幻想,大部分党员老师的自我批评都乏善可陈。基本上国人的自我批评从小学就已经开始,但到了这个年纪,批评的思路和语言,却都还是差不多的方向。特别是当着一屋子的人,说自己这不好那不好,他们自己尴尬,我作为听众也很尴尬。
但这位老师的自我批评却让我久久不能忘记,时不时地就会想起有这么个人,她说过这么些话。
记得她准备了一份稿子,这是这种形式会议的形式自我批评中少见的,大多数人都是随意扯几句了事。然后她开始用很平缓的语气念出自己的‘自我批评’。
内容分了几段,分别从个人经历、工作、为人几个方面对自己进行分析,然后描述自己成为副院长后工作内容的转变,以及面对这些转变自己还有哪些地方做得不足的。其详细及坦诚的程度,而且毫无任何口水话的内容,令我这个普通群众坐在下面甚至有点不自在。我们都是习惯了领导的神秘、领导的权威、领导的不可挑战的一代人。突然间面对一个如此透明的‘院长’,一时不知该怎么去面对。
我已经忘了当时室内的人是什么态度,但我自己却是很认真地把她的讲话全部听完,而不是继续玩桌下的手机。对待做事认真的人,我一向爱以同样认真的心态去回应,就是如此。
可能已经没人记得那次民主生活会了,但这段经历却始终在记忆里难以黯淡下去。究其原因,可能自己也很难说明白。让自己找到了希望?看到了光亮?体会到了做事的态度?了解了社会得以前进的力量所在?或许都是?
人生就是如此,一个个人走进你的生活,然后又走出,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留下印记。而是否能留下,并不取决于你们相处的时间,而是决定于他/她曾否在某一瞬间敲开了你的内心世界,往里面撒播了值得留下的信息。
2011年7月18日 凌晨00:12,这就是我在此时所想起的事。

[长篇]我的荣光与梦想

一年前,还在学校。为了让自己度过那段找工作的岁月,开始书写大学四年的回忆录。

没有想到一写就是一年,到今天才算完稿。总共11万余字,222页。对于懒散如我这样的人来说,实属不易。

当然,这个文本不具有广泛意义上的阅读性,比较私人,比较小圈子。但如果你实在闲得无聊,愿意看看这个22岁还算靠谱的青年是如何度过大学这四年的,那么请点击这个链接下载阅读:

点击下载《我的荣光与梦想》PDF版本

欢迎阅后回到本页面留言,让我听听你的想法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