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未来

我追求的

15个月,从武汉到深圳到成都,再到如今的北京。对城市的切换已经具有免疫力的自己,很快适应了帝都的生活。

人生之长,得失就在瞬间的决定。但得失本身并不应该成为生活唯一的衡量标准。过程的精彩,才是内心丰满并得以满足的良方。鉴于近日来多有朋友对来京之举持有疑问或好奇,就在此文一一作答,也算是对这一年来的一个总结吧。

1.得到的
在腾讯这一年来,深圳7个月,成都7个月,得到的可能是一般人进公司三年也很难的收获。
最初开始做应用中心时,组里就5个人。到现在整个产品团队接近30人的规模,技术侧也快20人。想着这一路来的过程,还是颇有感慨。特别是在去年底团队迁移到成都后,如创业般从零开始组建团队。和丹姐忙着招人、团队建设、与总部沟通、平衡两地需求。在这其中所领悟到的东西,弥足珍贵。(关于招人、团队建设、跨地沟通等的领悟择日另作文专门阐述,不是本文的主要目标。)
另一方面,在这一年里收获比较大的,还有在这个行业里的自信心。
虽说大学期间整日混迹于这个行当,但毕竟是从旁观的眼光来看待各个事务。去年4月跟随内心的召唤回归互联网后,心里的底气还是有点不足的,因为不明白行业的业务水平到底在怎样的基准线上,而自己的对其的理解和能力也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一年来,各种打杂活儿做了个遍,数据分析、运营、对B和C两侧的产品策划、原型制作、项目管理。忙活下来,才发现自己在这个行业里至少属于不缺口饭吃的人。对行业的实际现状也有了自己的认识。

2.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要走?其实是一个说起来很复杂的话题,但最核心的促因应该还是以下几点:
A.“鹤立鸡群”
公司大了,有时对人的关注会更多着重在如何快速满足领导的需求上,而不是对用户和对行业本身的关注。而我以前接触的人大多是创业团队的,大家对行业和用户的关注与分析都是第一线且专业的,彼此间的交谈是在一个语境下的。
但是在大公司里,身边更多同事只关注自己曾经做过的业务,并将之模式套用在公司新的业务上,缺乏对行业新兴领域的关注和理解。所以往往在讨论分享时,我的topic扔出去不是得不到回响,就是收到一些太“不专业”的答案。并且在新领域的开拓上,感觉自己被“过度”重视,有些我都认为还是想法阶段的idea,被立马当成项目上马,而真正想讨论时,又找不到人讨论。有太多我认为是业界常识的东西,需要给团队一次次做普及。
本质上来说,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仗着信息不对称就忽悠别人的人,反倒是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会让我觉得很孤单。虽然别人对你的需求感很重,但自己找不到能交流、讨论的人,被迫处于“鹤立鸡群”的地位,挺尴尬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大公司还是适合应届生的,可以学到一些方法论,增加对行业的了解。但对于如今的我,这样的组织已经显得有点臃肿和迟钝了。

B.junyu的邮件
其实早在去年和今年初,就已经收到过两个invitation,但因为项目和人我均不熟的关系,拒绝了。
6月初,收到junyu老师的邮件,邀请我去lead豌豆荚这边的一条新产品线。因为当时我正在做一个新产品,与应用中心其他的产品相对独立,而且很受leader的关注,所以其实还是做得很开心的,于是便拒绝了这个邀请。但当晚junyu回的邮件对我震动很大,也是最终促使我下定决心来北京的原因。我摘抄一些内容如下:
我觉得我可能更多会考虑领域的选择问题,例如从一个最粗糙的划分来说,你是更喜欢和 business 打交道,还是和终端用户打交道。我觉得对于这点挺多人都有明确的偏好的,我自己的乐趣毫无疑问是和用户打交道,让自己的产品能影响用户的日常生活,这是我觉得开心的事情。其它的领域,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开心。

当然我觉得按我的性格也是会有始有终的,何况我觉得在腾讯独立负责一个项目的机会也挺难得。但豌豆荚的机会虽然是一直会有,但做为一个创业团队,或者说整个移动互联网创业最黄金的时间窗口是有限的,我觉得最 excited 的也是这种基本从零开始创造新事物,而不是追随别人的感觉。即使不谈钱,对个人履历重要的可能是经验值,这点看将来想走什么道路,是在大公司的体系下做事情的能力,还是自己做一番事业的能力。

创业公司 v.s. 大公司的话题我们以前在 Talk 上聊过不少… 总的来说,我在 Google 也做过产品设计,自己也做了一段时间,觉得几个区别:

1. 权责。大公司怕犯错,所有事情要层层决策,很多想法展开不了;创业团队可以更自主更施展自己的想法,责任也大。
2. 速度。我在 Google 做一个事情,最快要面世恐怕也要两三个月,创业团队是以天计算的。周期短,迭代速度快,修正自己的认识的频率就高,就提高得快。
3. 影响力。当然 Google 会和我说,你做的设计能影响数以亿计的用户… 问题是都是他们注意不到的影响。在创业团队整个事情是自己做的,影响力足够大。Mark 有个算法,就是拿用户数除以员工数得出每个员工的影响因子。挺有意思的。
4. 团队。创业团队可以挑自己喜欢的人,做事情更有默契。不用和傻瓜同事共事,不用把很多时间花在所谓的协调、协作上。

C.对未来的追求不同
基本上,junyu说中了我这一年来所有的痛点。各人的追求不同,我感觉对自己未来的要求,在腾讯是得不到的。就算继续做下去,也许两三年间能在成都这边作个小领导,但对产品设计能力方面的提升肯定相当有限,大多精力被花在公司政治和内耗上面去了。
在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不是对产品和业务的把控能力,而是在腾讯这个大平台下做事的能力。你能学会如何在“腾讯”协调资源、如何在“腾讯”处理领导预期、如何在“腾讯”做产品。但这些东西一旦拿出去,真的啥也不是。决定要走后,总监也拿title和薪酬进行过挽留,但如上所说,title这些都是暂时的、局限性的。在腾讯内部挂个title又怎样呢?没有实际能力出去一样做不成事,我不想在这个年龄,就困死于此。
人生在不同的时间段所考虑的事不同,就如副总监在留我时所说的:他以前也不喜欢公司政治,但现在他觉得把握住这些还是有帮助。
我的回答是,并不是觉得公司政治就完全不应该存在,毕竟组织大了,难免。我只是不想在现在这个时间段,过早地把生命耗费于此。如果等我到了副总监的年龄和位置,或许我也会觉得稳定一下,把玩下公司政治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在25岁这个时间点上,我唯一在乎的只是怎么提升内功。想明白这点后,我已然决绝。

3.感谢的人
还是要感谢各位leader的挽留,从你们的肯定中我知道自己这一年来对团队的付出并不是没有作用。
感谢成都团队的各位,这7个月来,各位在团队最紧缺的时候加入进来,各自担当起十分辛苦的职责,并且很快就能独挡一面。整个团队的氛围也十分祥和,与大家共处的时光都很快乐。
感谢丹姐,这14个月来,麻烦你的事不少。过来成都后,因为项目比较独立,又没怎么帮到你的忙,反倒给你增添了不少工作。希望新来的PDM们能给力,让您老轻松一下。

还是两年前离开学校时的那句话:
路已启程,我不是一个习惯退缩的人。就让我在未来的道路上,慢慢调整,学会去关心去在乎身边我爱的人与那些爱我的人。我的荣光与你们同在!

No Country for Old Man

从深圳总部调来成都分公司也快三个月了,前几日HR组织大家集体开会讨论转合同的事。平日里都忙于工作,没有太去计较工资单上那些个扣费,就当全心全意为国家做贡献了不是。

可这个会一开完,众人均黯然了。一个不给年轻人希望的国度,是我们唯一能做出的评价。

下面分三个部分来讲讲这两年来,与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以及户籍制度打交道的经历:

1.我的故事

因为是重庆人,且大学也在重庆,所以户口一直放在家里,没有迁到学校。

毕业时,去了武汉,征询了HR户口与社保这些的关系,才知道原来不迁户口也不影响五险一金的缴纳与使用。因为怕麻烦的原因,户口就继续留在了重庆。但是档案这些是挂靠在公司这边的。事后证明,没转户口是个多么正确的决定啊。

武汉这一年,因为工资没多少,大部分靠出差补助活着。个税、社保、医保、公积金这些倒没扣多少,也就每个月迷迷糊糊地缴着。

一年后,选择了离开武汉去深圳发展,这是人生中第一次面对社保、公积金转移。武汉的公积金政策是这样的:

一,如果你的户口在武汉,那么你离职了也无法提出住房公积金,谁让你户口在这边呢,在谁哪谁就不会放过你这块肥肉。

二,如果你的户口和我一样不在武汉,但下一份工作却还在武汉,那么你仍然无法提取出自己的公积金来。

可因为我当时懒了那么一下,户口还在重庆,而下一份工作在深圳,于是特别顺利地将自己和公司为我缴的公积金提现了出来,实实在在的票子拿在手上才有实在感啊。

然后到了深圳,反正那的房价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买房了,户口继续扔在重庆家里,然后又开始缴纳深圳的社保医保。那时深圳还没有公积金,所以这部分暂时没缴纳。

今年,从深圳总部调来成都分公司,短暂的派驻期结束后,马上就要把合同转到成都公司来了。听HR MM一讲解,才知道各种利害关系,这社会水深啊,真TM坑爹。

2.来,算一笔账

A.武汉期间:

每个月工资的21%会被作为个税以及五险一金需个人缴纳的部分扣去,加上公司缴纳的部分,具体的数字记不太清,但大体上应该是我工资的30%以上,就往低了算吧,30%。其实公司缴纳这部分其实也是我们自己挣来的,公司也会算在员工成本上。所以实际上每个月我在武汉赚来的钱当中有(51%)/(130%)=39.23%是自己无法支配的。

虽然最后离职时提走了自己的公积金,但是请记住,你要是在一个城市呆上个五年十年的,提走公积金其实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事。因为这玩意是没有利息的,也就是说 你现在1000元存进去,到时候也是1000元拿出来。你可以想想5年前的100元和今年的100元间购买力差距有多大,就知道这个是坑爹了。

再说很多朋友应该是提不走公积金的,比如舍不得户口、没有换到外地工作什么的。而当你购房的时候,就会发现公积金这点钱不管是付首付还是供月供都显得那么无力(当然,中石油的同学请自动路过,我们不谈这个话题)。

而听起来最吸引人的公积金贷款优惠利率,也是有使用限制范围的。比如必须是购新房,二手房不行,目前这个房市,你有信心能买到一手房?大部分房子还没到你有 资格买,就不知道转了几次手了。然后就算是一手房,也必须是开发商和公积金这边签了协议才能办公积金贷款,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出去跑跑房市,看看有多少楼盘 是可以用公积金贷款的。

至于其他两种规定能提取公积金的情况——租房、房屋大修,大家就当作浮云吧,条例限制过多,造成我根本不认识有谁通过这种途径把公积金提取出来过。也就是说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你到退休都还没买房,然后你把三十年来每月收入的(20%)/(110%)=18.18%的公积金提取出来。按照美国这三十年来的通货膨胀率来看,每年算个3%吧。那么每年你的100元就只能买去年97.09元就能买的东西了,持续贬值三十年,购买力就变成41.2元了。

也就是说在你年轻经济困难的时刻,这玩意夺去了你近20%的可支配收入,三十年后这笔资产不仅一丁点没增值,到手来后反倒贬值成原有的41.2%。泪流满面,不为过吧?好的,有同学说,我不买还不行,对不起,公积金是强制购买,只要你在正规单位工作,跑不了的。

好,武汉部分有很多科普知识,所以比较长,让我们进入深圳部分。

B.深圳期间:

公积金被我提出来自用了,社保的转移由公司HR搞定,我没有具体去操心,甚至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转过来尴尬

然后平静的上班,每个月看着工资条骂娘。因为工作性质的变化,主要收入从出差补助变成了纯粹靠工作过活,个税交得令人吐血。一开始深圳不买公积金,每个月有17.7%的收入会变成不可支配的,加上公司的部分35%,也就是说每个月赚到的钱有39.04%是自己不可支配且有部分是沉没成本的。后来年底开始买24%的公积金,就更恐怖了。(17.7%+35%+24%)/159%=48.24%,公司每月给到员工将近一半的钱,都不是归自己支配的,在深圳这个高物价的城市生活,辛苦可想而知。

好,最坑爹的成都部分登场。

C.成都期间:

成都这边我就不算每月可支配收入了,变化不太大,只是公积金缴纳比例下降了一些。但之所以说这部分最坑爹,是因为这次到了成都,通过HR的介绍,才开始了解社保等的迁移问题以及第一节里提到的公积金的相关规定。

我 现在有三份社保,武汉的、深圳的、成都的,现在国内可以实现社保的转移了,但是很不智能,不是说这些账号挂在你身份证号下他们就自动在一起的,需要你亲自 去各地的社保局办转移。并且其中的医保部分目前还不能转年限,只能转卡里的金额。比如我本来应该是有两年的医保缴费年限了,但是因为来了成都,所以又归零 了。如果四五年后再换呢?医保年限其实在当前的体制里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比如成都就规定,缴费年限不到一年的,是不能报销住院费用。

我还算好的,户口没在深圳,所以社保这些还能转,有的同事户口在深圳,那根本想都不用想了,先把户口转走吧,再转其他的,搞完一圈下来,精疲力竭是当然的。所以有专家推荐年轻时,哪的社保医保都不办转移,等到了40岁后生活地点基本稳定下来,不会再奔波了,再把全国各地的社保医保都转到稳定的城市。我说,这听起来怎么像全国私生子大团圆来着?

然后HR还讲了一下各种保险和公积金的提取相关事项,我们众人听完后只有一个想法:缴费很容易,每月自动扣,从来不准你拖延的;但是一旦你要从中拿点钱出来,东跑西跑、程序不断,还经常出现流程断点以及需要人脉打点才能走通的地方。

3.吐几个槽

A:

当 时才到武汉,抱着尝鲜的想法,还是试着去转了一下户口。但因为我的户口不在学校,调出证明不像其他同学那么容易搞。需要回到户籍地的派出所去弄,而且还得 让重庆武汉两边的格式对上(对,不要吃惊,各地派出所的调出和调入的格式是不同的!),还得自己跑武汉本地的派出所,中间还不知道会卡在哪。

比 如最离奇的是我一个同事,户口在转过来的过程中卡在了东北一个派出所,近一个月都没能调过来,打电话过去问,对方表示打印机坏了,所以一直没打印。他们能花7、8k去买个摄像机来拍摄你的一举一动作为赚钱手段,却放着一个打印机一个月不修理,而且以此为借口不办理公务,这种无赖的本领只能让你很无奈。

B:

在武汉辞职,因为不想迁户口去深圳,就回重庆办理档案代理手续。薄薄一份档案,放在人才服务中心,20元一个月,他们可能连灰都不会去扫一下吧,就全靠这操蛋且过时的档案制度养活一大帮体制寄生虫。这服务比QQ会员都还赚钱,完完全全的空手套白狼,而且还不愁用户量。

我都不明白,在户口和档案这两个季度操蛋的制度存在前提下,当局有什么脸面整天搁那说什么鼓励人才流动?我看鼓励人流倒是真的。

C:

其 实对于这个趋于崩溃(可以自行搜索这十年间各地社保局局长的贪污数字,以及因为计划生育政策在未来10年内中国要面临怎样的老龄化社会难题就可得知)的养 老制度,以及不那么靠谱的医保,我就当给那帮公物猿买香蕉得了。真正靠谱的,还是老了来自己养自己,以及比如现在公司提供的靠谱点的商业医疗保险。我不欠 国家什么,也没想过从这些体制里得到回报。

所以说得极端点,其实每个月你真正到手的只有你凭自己劳动付出的一半而已。另外一半,就当是帮别人家的主人喂狗吧,好让这个主人和他的狗心态都好点,别一着急又放出来乱咬人了。

而 且以上仅仅是就到手收入而言,剩下的50%,你还要考虑吃饭、娱乐、租房、积蓄,隔壁家的主人还会用垄断的土地资源——房子、孩子的未来——教育来绑架 你,继续榨干你。在这样的重压下,去和大多数年轻人谈希望、谈未来、谈心态,未免有点太过残酷。当然,至于富二、权二,就不在这次讨论范围之内了。

可能又有人要用几个奋斗成功典型来说服自己也是有可能脱离这样的困境的,但是一个国家的希望来自于青年人整体的上进,少数几个人摆脱了,是无法塑起这个国家的未来的。

希望30年后,这片土地不要成为那部电影的名字——《No Country for Old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