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jonathan

Apple 最成功的产品是 Jonathan Ive?

前几日,儿子来到了这世上。在月嫂没到位的第一个夜晚,毫无经验却又兴奋无比的我根本没法入眠。在喂奶、换尿片、安抚儿子的间隙,想起 Pocket 里还保存着志达前几天推荐的 The New Yorker 的文章 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 : How an industrial designer became Apple’s greatest product.

这一读,就是四天——显然,16,450 词的规模对于许久不读英文长文的人来说,不是打发碎片时间最好的选择——在把儿子从医院抱回来的当晚,终于滚到了末尾。

Ian Parker 是这篇人物白描的作者,文中引用的资料以及和苹果公司众人的谈话极其深入,让人不得不感慨 Ian 的人脉。这也是为何在读完那本 Jonathan Ive 的传记后,这篇文章仍然能带给人新意的地方,它补上了那本传记最欠缺的部分—— Jonathan 是如何看待设计以及如何设计的。

鉴于原文太长,全文翻译不太现实,抓取几方面觉得新鲜的信息记录如下:

Jonathan on Apple

  1. 作为公司最有话语权的两人之一,Jonathan 挺不习惯整个公司的未来都取决于他的决策或者说品位。Jobs 的遗孀 Powell 和 Jonathan 全家都走得很近,她觉得「Jony 是一个有艺术家性情的纯正艺术家,他认为艺术家不该为这种事情负责」。
  2. 讲到为何每次发布会都躲在白房子里录个视频了事,「我很害羞,总是专注于实际的工作。相比起上台讲话,这能更加清楚地告诉大家我更在意什么。」。文中还提到,那些白房子视频都是在 Jonathan 领导的设计工作室里构思、拍摄完成的。
  3. 1997 年 Jobs 重回 Apple 执掌大局时,Jonathan 考虑过离开,而 Jobs 也有自己考虑的人来领导设计团队——设计 Thinkpad 的 Richard Sapper。但 Richard 舍不得离开 IBM 去加入这家「小公司」。而后在与 Apple 早期设计师 Hartmut Esslinger 交流时,Hartmut 给出了自己的建议「Apple 现在的设计团队包括 Ive 都是非常有才华的,只是他们没有被往正确的方向引导。」。于是,Jobs 去到了设计工作室考察,发现工作室里面放的各种设计和原型都十分惊艳,但他们却不能很好的把这些设计与公司上下进行宣导和推进。在与 Jonathan 交流的过程中,Jobs 增强了与他合作的信心,也就是从那个时刻,iMac 开始了其设计旅程。

    Jonathan 总结他在与 Jobs 的相处中彼此的关系,「我拥有良好的直觉,但特别不擅长于将其表达出来——令人沮丧的是,多年过去我仍然不擅长于此。这也是 Jobs 去世后,我做事愈加困难的地方。」。在 Jobs 的葬礼上,Ive 称其为「我最亲近最忠诚的朋友。」。

  4. Jonathan 也有言不由衷的时候。1997 年(对,就是上面提到 Apple 换帅那年)他曾发言称「Gilbert Amelio 是 Apple 史上最支持工业设计团队的 CEO。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当下没有任何地方比在 Apple 工作来得让人兴奋」,即使此时的 Gilbert 对他做的 iMac 类似设计表示毫无兴趣。
  5. 自从 iMac 一炮走红后,Ive 与 Jobs 的关系变得更加好起来。他们一起吃午饭,一起旅行。某次去英国时,他们一起见了查尔斯王子。不过显然公司内部有人对 Ive 的特权感到很恼火,觉得他抢走了 Jobs 的关注。但 Bob Mansfield ,Apple 的前任硬件高级工程师觉得 Ive 做得很不错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和如此难相处的老板处得这么好,并且还拿出了很好的结果。
  6. Jonathan 在公司内的影响力并不仅是由 Jobs 的喜爱赋予的。在 iMac 之后,他开始更紧密的与公司上下合作。从设计到工程,甚至是生产,设计团队都在做出自己的贡献。等到 2007 年 iPhone 发布时,Jonathan 已然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了。
  7. 公司对于 Ive 打算分三个档次卖 Apple Watch 表示担心。毕竟 Apple 是想为每个人生产产品,而不仅仅是对富人。公司内部质疑的声音很多,但 Ive 最终赢得这场争论。随后 Apple 引进了一批时尚界和奢侈品界的高管加入团队。在 Watch 这件事上,Ive 的工作方式与之前显然不同,因为不再有 Jobs 了,他要自己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位置。而他也确实想试试看,没有Jobs,他能把这件事做成怎样。

Jonathan on design

  1. 谈到每次新产品发布时的感受,「你一直保护着这个东西成长,你觉得它是属于你的,突然间,它不再是只属于你了,而是全世界所有人的。用精神创伤来形容或许过分了,但这些时刻确实是我人生中的酸楚回忆。」
  2. Jonathan 领导的设计工作室中有三台巨大的 C.N.C (数控机床)设备。在当初设计这个工作室时,他就要求一定要把 C.N.C 整合进来,哪怕它们会产生噪音和灰尘。「它们能做出真实的物件,而这正是我们团队要做的。」。这些设备让工作室看起来更像车间,而 Ive 认为那些糟糕的工业设计往往就是因为不知道材料到底能不能做成那样,就开始瞎设计导致的。
  3. 为了丰富设计工作室的人才结构,Ive 聘请了一位德国音效设计师 Hugo Verweij,iOS7 中的新铃声就是他的手笔。新的铃声与 iOS7 新的界面设计语言更搭调,听起来有玻璃的质感。
  4. Ive 不喜欢那些按部就班的设计,不喜欢那些为了不同而不同,却不思考不同后是否更好的设计。比如现代的汽车公司们为了推新款而推新款。
  5. Ive 在 Apple 新的办公大楼的设计过程中参与了许多,不仅给出了意见,还带着设计师一起做了很多建筑模型。他很不满意 Mitsubishi 电梯的控制面板,强势的要求供应商按照他的设计进行修改。这栋新的办公楼对于他来说意味着 Apple 的未来,同时也不断让他想起这是 Jobs 热衷的事情之一,但 Jobs 却再也没法看到新的办公楼了。
  6. 谈到 Apple Watch 为何是方表盘而不是圆的,「当大部分功能——通讯录、行程安排——都是以列表的形式展现出来时,一个圆圈放在那根本说不通嘛。」。
  7. Jonathan 曾与 Jobs 在家花费很长时间讨论各种设备的转角如何设计,最后他们达成的共识是一位设计师 Josef Frank 提过的「硬转角滚出:人类是柔软的,形状也应该是。」
  8. 即使现在 Apple 已经全球最值钱的公司,随便一个新品都有千万级的销量。但 Jonathan 不太爱把这种压力传导到设计团队内。各个设计师更大的压力其实来自于自己,毕竟 Apple 在他们的产品领域是领先者和创新者。
  9. Ive 觉得 Google Glass 是个糟糕的点子。因为这种设备打扰性太强,理想的科技应该是运行在后台,平时不干扰用户的。而且 Glass 会人为的在人与人之间设立出界限,而手表则不会。
  10. Ive 在评价一家竞争对手时说,「他们的价值取向就是,用户想要啥我就造啥,用户想要啥颜色就要啥颜色。我觉得这是对设计的一种不尊重。」。

Jonathan on himself

  1. Jobs 去世后,Jonathan 接手了那架知名的 Gulfstream GV 飞机。他同时还非常喜欢车,常乘坐的是 Bentley Mulsanne,同时还拥有一辆 Aston Martin DB4。每年夏天,他都要回到英国南部去参加一个复古赛车聚会。在那里,「一个人的车是另一个人的风景」。

    十年前购买第一辆双门 Bentley 时他曾有一段内心挣扎。十分喜欢复古风格大 Bentley 的 Jonathan,却担心别人会因为他开这个车而觉得他虚荣。来回纠结犹豫后,终于发现到这种担心本身就是一种虚荣,然后他做出了决定。

    说到车,Apple 的副总裁 Jeff Williams 开的是一辆丰田 Camry,Jonathan 对此的评价是「Oh, God.」

  2. 文中提到 Jonathan 和 Jobs 的关系是父子般的,而和 Cook 间则更像彼此尊敬的堂兄弟。在 Cook 出柜后的那段时间,Jonathan 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支持,让 Cook 觉得很温暖。
  3. Jonathan 的朋友都好跨界,J.J. Abrams、Paul Smith、Chris Martin(Coldplay 那位)。其中 J.J. Abrams 在拍《星球大战:原力苏醒》时,他还对新的光剑给过意见「我觉得如果光剑的边缘没有那么平滑,而是更粗糙更原始一点,会显得很有威胁。」。J.J. 最后采纳了这个意见。
  4. 某次 Jobs 又开始发飙骂人时,Jonathan 出来为自己的设计师辩解。Jobs 问到「你为何要含糊其词?你为他辩解并不是因为在乎他的感受!而是你自负的想每个人都喜欢你。」。Jonathan 当时很生气,但后来认识到「这么急切地想让别人都喜欢你,真是一件丢脸的事。因为如此,你就无法给出清晰、精确的反馈。Jobs 这么说是对的,他的本意并不是想伤害我。」。不过 Ian 在采访过程中发现 Jonathan 现在还是没法对人狠起来,给到同事的反馈仍然有点模糊,尽量顾忌到别人的面子。可能就像 Jobs 老占用残疾人车位,而你根本不可能想象 Jonathan 会这样做一样——Jonathan 是一个好人。
  5. Jonathan 有段时间想过提前退休,去做点奢侈品设计,这是他一直很想做的事。但 iPhone 太过成功,以及 Jobs 的去世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得不卖掉了本打算作为退休后度假用的海滩房。出于上面的信息,Ian 问了 Cook 一个很有趣的问题,「Apple Watch 以及让他来担任 iOS 界面设计的负责人,算不算是公司对 Jonathan 的一种补偿?」,Cook 的答案是「我自己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想过。Ive 他很热爱公司,对产品也极具热情。我觉得驱动力应该是来自于他自己对更好产品的追求。」。
  6. 在即将开始三周休假计划之前,他告诉 Ian 过去的一年是加入 Apple 后最难熬的一年。因过分操劳,他得了肺炎。在 Marc Newson 加入团队后,他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可以退休了。Powell Jobs 说「像我老公和 Ive 所做的事,这个世上只有极少数的人有机会能去做。但多少是需要你付出代价的吧。」。

如可爱的段姑娘 (她的公众号: DW_Journal) 所言,「我们为什么要自己写文章」。长久不与人分享,自己脑子也会糊掉。

继 05 年开始写 blog,10 年荒废后。又是一个十年,又是一个开始,我将继续倾听这个世界,并和大家分享我的思绪。

暂定下周的写作主题是「有一个故事,只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