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

但今年确实又有点不一样,毕竟,再也不能在报年龄时习惯的以二打头了。三十,这个而立之年,来得如此突然和不真实,仿佛自己并没有真正度过这十年,我还是那个二十岁的我。

二十岁与三十岁有什么区别?现在回头去看 06 年写的那些文字,也很难回答好这个问题。

06 年 11 月写了篇怀念 MGS2 的文章,把结尾时 Snake 对雷电的交待翻译了一下:

生命并不只是通过基因来传递。

除了DNA之外,我们还能留下更多。

演讲,音乐,文学,电影……

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

愤怒、欢乐与忧愁……

这些就是我将要传递下去的东西。

这也是我生存的信念。
我们需要将火炬传递下去,

让孩子们能借着这光芒去阅读我们那杂乱不堪且悲伤的历史。

在这个魔法般的数字时代,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做到以上这点。

或许有一天,人类会灭亡。

一种新的种族会统治这个星球。

地球也不一定永恒。

但是我们仍然有责任去留下生命的痕迹

创建未来与保护过去是同一件,也是同样的事。

十年过去了,前两个月刚把 MGSV 通关。制作人小岛秀夫结束了在 KONAMI 的生涯,出来做了独立工作室,对于我们这群追随小岛的玩家来说,MGS 这个系列也就算终结了。

很难相信,一个游戏角色会陪伴自己走过十几年的时光。对冷战、未来战争形态、社会学、枪械的喜爱和探究,基本都是被这个系列培养出来的。在那个《自私的基因》还没成为畅销书的日子里,是小岛带领着玩家打开了这扇神奇的门。

人,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由其所接受的信息及信息处理方式所定义的。因着 MGS 这个点,扩散出去的知识结构和情感认同,多多少少构成了这十年来自己的一部分。

MGSV 的结局对于老玩家来说,是有遗憾的。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么多年过去,小岛将 Snake 交还给了我们,Snake 不再只是那个服从制作人安排从电梯中走出来的角色,Snake 成为了我们自己。也许这是小岛离开 KONAMI 前给玩家们最好的祝福了。

仓木麻衣是我第一个也是跟随最久的日本歌手,从 02 年开始到现在也算是有 14 年了。

06 年是我第一次购买麻衣日版 CD 的年份,究其原因来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独立的收入,可以不用给父母申报买点自己钟意事物的时刻。

第一次拿到从日本寄过来的 EMS,满心激动的拆开包装,这种幸福感是 MP3 这样的数字文件没法给予的。从那以后的单曲、专辑、演唱会 DVD,基本一张没落下。

今年 9 月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听了麻衣的现场。向来拒绝黄牛的我,第一次花高价买了第一排,结尾时和麻衣对了一句话,圆了十几年的梦。

和大多数歌迷一样,第一次听麻衣都是从柯南开始的。这十几年来,她的专辑是越发越少,但那些歌声仍然陪伴着我持续的 ACG ( Animation、Comic、Game )生涯。

  • 十年前《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首播。而就在昨天,听闻鲁鲁修主线剧情又要开始制作了,我等马夫党老泪纵横。
  • 十年前《凉宫春日的忧郁》首播。然后我们看着平野绫起起伏伏,现在已经没了声响。但她作为凉宫留下的那几首歌曲,却是我手机上的固定曲目。
  • 十年前《Fate/stay night》首播。为我这样不玩 Gal Game 的人打开了型月这个绚烂的世界,《空之境界》的美丽,没法用言语述说。十年后,我们也刚看完 UBW,等着明年的 Heaven’s Feel 线。
  • 十年前《穿越时空的少女》上映。就着轻科幻的背景,细田守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略带感伤的清新故事。十年后,从《云之彼端,约定之地》开始关注的新海诚,最新作《你的名字。》在大陆公映,「活久见」,是宅圈对在大屏幕上看到新海诚作品的一致感受。

06 年我开始正经写 blog,因着这个,认识了一票人:

  • blog 初期方向是编译美国科技界的新闻,后来也因此,加入了 cnBeta.com 。cnBeta 作为一个松散的组织,从几个人到现在十几个人,除了站长 ug 全职,其他人都是兼职参与。

    十年间,随着大家学业、事业、家庭的变化,很多朋友退出了实际运营工作,但大家仍然在一个群里聊着。

    我和 ug 在最近这几年也分赴重庆、浙江参加了彼此的婚礼。可以说这个群里的很多人,彼此的熟悉程度和信任关系不输我在现实中的人脉。

  • 我后来在豌豆荚的老板,Junyu。印象中 08 年 WordCamp 结束后,在王兴(那时还在做海内网)组的饭局上,我和 Junyu、LEMONed 把三台 Canon 350D、400D、450D 排布在一起研究彼此区别。

    今年 Junyu 新房装修好后的暖房趴上,貌似讨论数码设备的话题也不见减少。一堆 Geek 相遇,哎。

  • 平凡的患难之交,LEMONed。有一段时间打开 Gtalk 就完全是为了和 LEMONed 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09 年春夏之交发生的那些事,让我更加珍惜这位朋友。

    今天凌晨也是他的一条微信,让最近内心迷茫低落的自己意识到三十岁已经摆在眼前了,重新去整理这十年到底在追逐什么,渴望到哪去。

最重要的是因为认识这些人,使得我最终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赶上这个行业高速成长的时期,让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得到了很多其他行业艳羡的红利。

成长快的行业有个优势,聪明的人,聪明的钱,会不断聚集于此。

在这样的环境里,你能不断认识优秀的人,见识到更多更丰富的人生可能性。这段路上的每一个朋友,都是让你向着这些可能性走下去的勇气来源。

回头看这十年,那些在十年前开始的事物,十年后仍然延续在当下。

我没有变成一个和十年前完全不同的我。那个时候的我,加上这十年的经历,叠加,成为了如今的我。

下一个十年,会有哪些好玩的东西诞生,会有哪些记忆留下,变成生命中的一部分呢?

我此刻的心情,如同《冰菓》女主角的经典台词般:

「我很好奇!」

关于贵荚,我怀念的

近日因为阿里与贵荚的新闻,朋友圈被刷了几轮屏。第一轮是各种八卦媒体;第二轮是各界祝福;第三轮的方向有点分歧:一边是老员工回忆在贵荚的过往,一边是某些媒体唱衰贵荚,认为光靠「情怀」终究没法成功。

作为在媒体圈也算混迹过几年的人,明白一篇文章的生产,需要向读者贩卖一个观点,至于支撑这个观点的事实是否真实,甚至是否需要有事实,在这个快节奏的阅读时代反倒不重要了。只要在文章中形成一套还算说得过去的说辞,然后告诉读者为啥 A 会变成现在这个状态呢,那肯定是因为 1、2、3,文末再悲天悯人的感怀两句。逻辑简单直接,读者买账,拿到这个观点后离去。

读了几篇文章下来,最大的疑惑就是真有人相信一家公司能靠「情怀」二字运作这么些年,且聚集行业内的各种人才(最近老和朋友调侃贵荚是 CXO 培训基地,离开后创始人、CXO一大堆,也从侧面说明了曾经的人才结构)的?仿佛贵荚就是一个开口闭口虚无缥缈的情怀,不肯好好运作公司,最终跌下神坛的反面案例。

本文不评判贵荚当下的状态是否算通常定义中的成功或失败。二元的评判会让过程中的很多细节被淹没,被错误的扣上帽子。我只从一个前员工的视角通过几个案例来试图还原下外界眼中的那些「情怀」到底是什么,以及其对于一个组织的现实意义。

Case No.1 面向父母的豌豆荚介绍手册

刚加入贵荚快一年的时候,公司开始收集大家过去半年自认为做过最牛逼的事。可以是一个提升了关键数据的产品设计、也可以是一个提升性能的技术组件,当然也可以是招到了很多牛逼的豌豆加入组织。

然后 HR 将大家的牛逼事项按照发生的时间和人分页排版好,并且在介绍每个人时加上了大家的学历,然后将之印刷成一本叫做「我们在栽培一株叫做豌豆荚的神奇植物」的册子寄给了各位员工的父母。

如果不了解背景的人,看着这个册子会觉得果然是个有「情怀」的公司啊,爱给员工印点小册子。但公司和 HR 做这件事的出发点是什么呢?

当时豌豆荚正好两岁,员工数也有65人了,这个团队正在越来越快的进入越来越多的人。但有个问题成为很多豌豆的心头难,那就是很难给父母解释清楚自己到底在一家怎样的公司,做着怎样的事,以及这个公司靠谱么。尤其很多放弃了一线互联网公司 offer 的应届豌豆,再或者本身就是从一线公司过来的豌豆,让家人理解加入一家创业公司的决定总是很艰难的。比如,刚加入那段时间,我妈就老觉得她儿子被传销组织骗了……

父母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是自家的孩子,前途比什么都重要。可豌豆们一个个回家去给父母解释显然收效不高,及时准确(及时、准确二词,对于大部分公司HR提供的服务来说是太高的要求了)看到这个情况的 HR 发起了这个策划,并在执行环节不打折扣的实施了出来。让父母看到这是一支优秀的团队,大家都有良好的背景,做着靠谱的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家人放心的了。

这个过程中,有明确的问题需要解决,而 HR 给出的解决方案在效果和效率两方面都比我在其他公司经历过的要好太多。相比某些只能逼着员工回家给父母洗脚的公司,真是太庆幸自己加入过贵荚了。

所以,情怀只是表象,在这背后的是面对问题时,愿意探索症结,给出正确方案。而不是随大流,敷衍一个方案。

Case No.2 豌豆洗白白

豌豆洗白白是我在贵荚做的第二个产品。其主要功能是帮助用户找出手机上有哪些应用会弹通知栏广告,以及哪些应用是山寨版,这在 2012 年的安卓用户中是个很大的痛点。

用户最终看到的「豌豆洗白白」这个不太像其他厂商会取出来的名字,并不是为了显得「阳春白雪」一点,取名背后的逻辑在和 Junyu 碰撞出这个功能的技术原理后,就想了蛮久。

扫描、检测山寨、防止广告、保护手机不受山寨应用欺骗,通过这些功能描述让人取名,大概会取出如「豌豆卫士」「豌豆安全助手」「豌豆应用检测器」这样的名字吧。

依稀还记得当时 Junyu 说服我接受洗白白这个名字的说辞。他希望豌豆荚是一个用户来发现新鲜内容,获得快乐的地方。他不希望因为这个功能,让用户增加心理负担,从而失去对豌豆荚品牌产生「发现」「快乐」联想的可能性。如果一定要把洗白白和其他安全类软件对比,那么洗白白应该是灯明墙净的私人医院,大夫友好地告诉你病情并给你几个方案供选择;而传统安全软件则是国营大医院,医生凶巴巴的说再不吃这个药你就要挂了。

顺着这个思路,不仅仅是取名,整个产品的设计都在体现轻松,不威胁用户,帮助用户做选择。这使得洗白白在 2013 年成为一个很特别的产品形态,成功的与当时的手机安全应用区分开来,随后被各个对手模仿。

很难想象,如果不是在产品定位上有这样的思考,一个叫做「豌豆安全管家」的功能该怎样在强者林立的安全市场立足。

Case No.3 Google Apps

我相信,在贵荚离职员工对公司的各种抱怨中,Google Apps 一定不是其中一条。离开后的两年中,很多离职豌豆来咨询该怎么在新公司部署 Google Apps,或者有没有替代品。

在当时的很多报道中,喜欢把贵荚采用的一系列效率工具和硅谷范儿绑在一起。以至于后来和一些公司交流时,对方 CEO 觉得 Google Apps 一类的工具无非是为了显得和硅谷一致而已,并无大用。甚至在我描述了基于 Google Apps 的办公场景可以变得多高效后,对方仍然一脸蒙逼。

在贵荚三年多的时间里,我已经完全摆脱了微软 Office 三件套,且活得甚好。再也不用一个 Excel 改七八遍,然后在邮件、QQ、微信里来回发送确认,每回复一次就得给 Excel 文件加上一个新的版本号以示区别。再也不用写好一个 Word 文档,然后发给合作方,等待对方批注再发送回来,修改后再发回去。再也不用找十几个人收 PPT,然后整合成一个样式,结果突然有几个人改了内容,又发来一个新版本……

全面的在线协作,带来的是日常办公效率从根本上的提升。可惜,出来后看到更多的团队,宁愿让员工多加班,多招人,满足于员工废寝忘食把生命耗费在 Office 上,也不愿去看看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公方案。更有甚者,以此自豪,说自己团队接地气,不学那些硅谷范儿的高大上。

所谓「情怀」

讲的这三个案例,看起来挺没逻辑关联的。但离开快两年了,每次回想起来那三年的奇妙旅程,都是这些聪明人做聪明事的细节,如果继续列举,现在脑子里就有不下 10 个案例。

它们和「情怀」相关,又和「情怀」无关。如果用正确的方法去做事,在这个时代就能算作「情怀」,那贵荚也只能收下这个标签继续前行了。但如果一定要把这样的「情怀」和公司没法成功挂上钩,那只能微笑脸祝你一路顺风了。

感谢豌豆荚,在那三年里教给我的东西;感谢每一个曾共事的豌豆,是你们让我知道世界更大更美的可能性。